| 加入收藏 |  設為首頁 |

歷代住持

開山祖師悟明老和尚

  世人稱:「觀音老人」的悟明老和尚,一生修持觀音法門並致力弘揚,以持誦大悲神咒,求大悲水普濟眾生而聞名,在台首倡禮拜大悲懺法,實是行持觀音法門之奉行者。其一生為國家、為佛教、為眾生、興慈善、辦教育、建道場等貢獻卓著,並獲中國文化大學頒發「榮譽哲學博士」學位,以肯定其自身佛學文化內涵以及興辦教育之貢獻。

  千霞山海明寺開山祖師悟明老和尚,俗姓李名林泉,生於清宣統三年(民國前一年),河南省商水縣大李莊人氏,師七歲入私塾讀四書五經、下論、詩詞,當年師在村上碰到一和尚,遂而對這道風巍巍的和尚印象深刻,隨即告訴母親:「我喜歡穿和尚襪子」,因此而種下未來出家為僧的種子。

年十四歲隨其恩師能靜和尚,一路從河南商水縣步行至湖北竹溪觀音閣剃染出家,取法名「仁恩」號「悟明」;師初出家為沙彌時,跟隨恩師學習佛法、佛家禮儀、叢林梵唄等,在一次的特殊因緣中,師在曬經時翻出一本「大悲懺法」,讀到其中的觀音十大願時,便心生恭敬若有所會並在佛前發願,盡形壽持誦大悲神咒修持觀音法門,因此而種下未來一生弘揚觀音慈悲法門的因緣。

  民國十八年師年十九歲,恩師能靜上人圓寂後,即任觀音閣與古觀音寺住持,年二十歲於湖北漢揚歸元寺求受具足戒,受戒後即發願朝禮南海普陀山,後即隨順因緣至上海當時頗負盛名之留雲寺掛單參學,師在留雲寺禪堂親近德浩、從善、大悲三位方丈,並於留雲寺任悅眾、庫頭、外副寺等要職,民國廿三年師廿四歲,當選上海市佛教會監事,民國廿六年八一三日軍侵滬,留雲寺遭受日軍轟炸,殘缺不全,師被迫先行離開留雲寺至租界及杭州避難,後創立法雲下院任監院、住持;民國三十一年師年三十二歲,任上海接引寺住持並於寺內創辦仁恩施診所,為貧民義診;民國三十二年任江寧雲居禪寺住持;民國三十三年師三十四歲,由當時留雲寺方丈志寬上人傳法予師,成為臨濟宗上海留雲寺派第四十七代,並接任留雲寺監院、彌陀寺監院、留雲小學校董等職;民國三十五年創辦明仁慈善會,辦理各種慈善救濟事業以及冬令施粥所,施粥救濟貧民;民國三十七年任上海市第一施粥所主任,每日於留雲寺收留四千多名苦難同胞;民國三十八年國軍撤守,師即隨軍隊渡海來台;民國三十九年受白聖法師之請任十普寺監院,民國四十一年當選中國佛教會理事同年底,台灣第一次開辦三壇大戒於大仙寺舉行,師受聘為尊證和尚;民國四十三年受觀音山凌雲寺覺淨和尚之請出任凌雲寺監院一職,並協助白聖、道源老法師開壇傳授戒法數十次以培育僧伽,擔任引禮、陪堂、尊證師等職;民國四十四年當選為中國佛教會常務理事,民國四十八年暮春於台北市創建護國大悲院;民國四十九年創建千霞山海明禪寺,民國五十一年創建觀音禪院。從大陸來台後,師積極從事弘揚佛法之工作,南北花東各地演講佛法、主持佛七、舉辦大悲懺法會等等,民國五十二年應美東佛教總會之請,赴美國紐約弘法開闢華僧赴美弘法之先驅,並於哈佛大學、紐約基督教教會、聖瑪麗天主教堂、以及各大學公私機構等演講佛法三十餘次,度眾三百餘人。並於美國創辦中美學佛會以及洛杉磯護國禪寺。返國後,民國五十九年受聘榮任五股西雲禪寺住持。

  老和尚自創建海明寺以來,半個世紀間,馬不停蹄的為弘揚佛法利益眾生為己任,往來世界各地,台灣南北弘法演講;注重僧伽教育的老和尚,於民國五十四年即創辦海明佛學院,培育僧青年;另一方面,老和尚更以效法觀音菩薩慈悲之悲心,在社會福利不健全的年代,即興辦社會公益慈善,扶貧濟弱事業,民國六十一年創辦玄奘慈幼院,收容孤兒數十人;民國七十五年榮任中國佛教會第十一、十二屆理事長,民國七十八年,眾望所歸登僧王座,榮膺世界佛教僧伽會第五屆第六屆會長;民國七十九年,老和尚為了使海明寺成為十方叢林道場,提共僧俗二眾有一清淨寬廣的環境可修持,即全面擴建海明寺,於民國八十三年大雄寶殿全面完工落成;民國八十九年,世界佛教僧伽會海內外僧伽齊聚台島,為老和尚祝九十歲大壽,並推舉老和尚為永久榮譽會長,由此可觀,老和尚以其慈祥風範,近七十年的弘化身涯,齒德具尊;老和尚曾自說:「有我老悟明的地方,就有佛法」,矢志為「佛教搭起一座通往社會的橋樑」,遂其以一顆慈悲之心,身入紅塵,隨緣度化,廣披蒼生;可見其慈心悲願之深切矣。

  老和尚於九十嵩壽後,即卸下一切要職,退居於後,常住於海明寺,民國九十八年海明寺為老和尚舉辦百歲嵩壽慶典,優曇獻瑞,嘉鳳呈祥,海內外兩岸三地僧俗二眾,近五千人齊聚千霞山上,同頌老和尚百歲壽辰,光壽無量。

  已屆百歲的老和尚,以年高體弱居山靜養,朝夕默念大悲神咒及觀音聖號,惟有預知時至之念,遂於民國一百年農曆六月十九日午時,觀世音菩薩成道日,安詳示寂。並發願,座缸永留全身舍利。老和尚世壽百零二歲,僧臘八十八載,戒臘八十二夏;夫人生百年名曰上壽,立功立德堪稱不朽;老和尚期頤零二,可謂上上壽,而立不朽之盛德。

  老和尚一生行德,以觀音之慈心,行普賢之願海;圓寂讚頌會當日,並獲總統明令褒揚,並覆國旗,藉以表彰其終其一生,護國衛教、慈悲濟世之功勳。